<i id="sx5bg"></i>
<i id="sx5bg"><option id="sx5bg"><listing id="sx5bg"></listing></option></i>
  • <blockquote id="sx5bg"><del id="sx5bg"></del></blockquote>
  • <thead id="sx5bg"></thead><thead id="sx5bg"><del id="sx5bg"></del></thead>
  • <input id="sx5bg"><option id="sx5bg"></option></input>
  • <thead id="sx5bg"><del id="sx5bg"><video id="sx5bg"></video></del></thead>
  • <i id="sx5bg"><option id="sx5bg"><listing id="sx5bg"></listing></option></i>
  • 我中心于5月8日召開題為“試論‘兮’與‘可’及其相關問題”的午餐會

          本學期第三次午餐討論會于2015年5月8日在北京大學中國語言學中心會議室召開。中心研究員胡敕瑞教授主講,與會人員包括陳保亞、王洪君、郭銳、汪鋒、孔江平、董秀芳、邵永海、徐剛、項夢冰、葉文曦、詹衛東、王韞佳等中心研究員。

        胡敕瑞教授首先介紹了報告內容的緣起——讀戰國簡、秦簡、漢簡時出土文獻和傳世文獻間嘆詞記錄字的差異促使其思考嘆詞的流變。同時胡教授列出了目前出土簡帛的目錄。

        胡教授先根據戰國楚簡、漢簡中的異文分析“兮”、“可”為同一詞,在《詩經》《楚辭》中的嘆詞“兮”在戰國簡、漢簡中均寫作“可”。 然后胡教授根據《廣雅》《集韻》、金文、上博簡、阜陽漢簡等材料指出歌曲源于嘆聲,歌曲中嘆詞用得最多的就是“可”(即“啊”),故用“可”指代歌,“歌”字來源于嘆詞“可”。再通過先秦兩漢史書分析“可”字的應和、呵責、感嘆等三種功能。最后給出了一些中古的某些“何”對應上古的“兮(可)”的例證。

        與會人員就相關問題進行了熱烈討論。就材料利用而言,出土文獻對語言研究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徐剛教授認為出土文獻研究語言時會因為斷句、文字識別等因素有不同解讀,同時還要考慮地域,因而可能反而增加新問題。但因為地域明確在古方言研究上有很大益處。王洪君教授指出嘆詞的聲母很少有為塞音的,“兮”“可”的韻或許相同,但聲母較難解釋。郭銳教授指出嘆詞“可”演變為動詞的發展軌跡值得商榷。


    發布者:中心助理

    發布時間:2015-5-8 23:10:42

    返回

    秒速赛车彩票app